纵横捭阖,陶瓷“一带一路”的生存法则

中国是文明古国,长久以来就是瓷器出口大国,“China”中国的英文称谓也有“瓷器”的含义。如今谈起中国陶瓷企业走出去的现状,据业内人士介绍,许多在海外建的陶瓷厂其实都是业外人士在当地经商过程中发现了当地瓷砖产品市场潜力和投资机会,从而转行投资陶瓷墙地砖行业。

其中,旺康陶瓷在尼日利亚拥有5条大中型生产线,并且已经向尼日利亚以外的3个非洲国家布局建设新的陶瓷厂,势头非常猛;鹏盛陶瓷在乌兹别克斯坦辛勤耕耘,带动其它行业的温州人来投资电子、电缆、皮革等项目,把一个2条生产线的陶瓷厂,发展成为一个工业园区,获得中国政府上亿元的奖励,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将鹏盛陶瓷产品列为国家陶瓷采购清单;时代陶瓷在尼日利亚埃多州拥有二条日产6.5万平方米的瓷片生产线,令非洲黑人在分级线上的工作节奏比跳迪斯科还要快,而且据说还在向喀麦隆和西亚国家布局投资;广州森大贸易公司在科达公司的支持下,在肯尼亚项目投产后,又接着在东非坦桑尼亚、西非加纳等2个非洲国家投资陶瓷厂;南非的瑞雅陶瓷度过了建厂最初的困难,正在布局二期工程。

中国企业不断在海外投资建厂,与此同时,中国的陶瓷设备厂家也陆续走出国门。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出口的陶机设备中,压机以科达、恒力泰、萨克米中国公司为主,窑炉主要是科达、中鹏、摩德娜、华信、中窑等几家。釉线方面,新景泰、希望、美嘉、方略等做的比较多。原料加工设备方面,则是佛山浩丰、嘉瑞丰。其它辅助设备,有赛因迪、惠尔等。

现在,有更多同行走出去考察并最终决定投资,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1、陶瓷产业走出去的投资地区,大多数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民生还处于比中国更为落后的地位。要注意投资国别与中国的国家关系、民间传统友谊、政局稳定情况、反对党、反政府组织和反政府武装情况和治安状况。还有注意所在国货币的稳定性以及外汇管制程度等。有时,生产时赚钱,通过黑市兑换,拿回中国亏钱。

2、对于比中国经济更为发达的国家,要注意国家的产业政策导向,环保政策、劳动法规和工会组织势力的强弱以及税收政策等方面的情况。

3、以上2点是第一位的权衡因素,不要总是把国家人口(实际是市场容量)和生产成本要素放在第一位,成本不是万能的。考察时,头脑中总是与中国的生产成本比,实际上,投资所在国的其它同行与你的条件是一样的。另外,他们还有当地人脉等诸多的优势。

4、外国的政局和执政党不可能像中国这么稳定,要注意与各方面、各党派的人物搞好关系,今天对你不重要的人,明天可能决定你的一切。

5、在不太了解对方时,不要轻易与当地人合作投资或者租赁其重要物业,资金不够,宁可放缓发展步伐。中国人怕事,肯花钱消灾,在全世界是出了名的。避免合作伙伴今后挑起商业纠纷,导致投资失败或者效益大打折扣。

6、中国陶瓷企业的管理方法,外国不一定有效,因为管理的人和社会环境不同了。

7、虽然有翻译,但是不可能随时在身边。投资者要考虑到社会环境、文化环境和生活环境的长期不适应问题,另外,还有孤寂。

8、到外国建厂,2年从平地到投产,算是快的了。中国的速度模式,不适合中国以外的国家。

9、投资建设和生产经营,各项工作一定要规范。一旦严重触犯当地法律,企业遭遇罚款事小,投资者或者法人代表被驱逐出境,你就只能在祖国遥控了。

10、多做慈善事业,树立外来投资者的良好社会形象。关心和爱护当地员工,至少让他们觉得你是真心关心他们再关心钱,而不是倒过来。